北京 上海 深圳 香港
资本市场 私人股本投资 公司业务 直接投资 银行 发展基础设施和项目融资 商业物业 争议解决 电信,媒体和互联网 知识产权 劳动法 破产和重组

 

 

 

[案情简介]

 

李某、葛某和王某系佳动力有限公司股东,股权比例分别为46%、40%和14%,三人共同组成董事会,其中葛某担任董事长,其余二人为董事;李某担任总经理职务。公司章程规定:“董事会行使包括聘任或解聘公司经理等权利;董事会须由三分之二以上的董事出席方为有效;董事会对所议事项作出的决定应由占全体股东三分之二以上的董事表决通过方为有效。”某日,经董事长葛某电话召集,该公司召开董事会,会议经葛某和王某表决通过了决议:“鉴于总经理李某不经董事会同意私自动用公司资金在二级市场炒股,造成巨大损失,现免去其总经理职务,即日生效。”该决议由葛某、王某及监事签字,李某未在决议上签字。李某遂以该决议所依据的事实和理由不成立,且在召集程序、表决方式及决议内容方面违反了公司法的规定,应予以撤销为由,向法院起诉要求撤销上述董事会决议。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董事会决议在召集、表决程序上与公司法及公司章程并不违背,但罢免总经理的事实存在重大偏差。经查明,李某进行的账户开立、800万元资金投入及股票交易等系列行为,均系董事长葛某同意委托李某代表公司进行。一审法院从维护董事会决议形成的公正性、合法性角度出发,判决撤销该董事会决议。

 

佳动力公司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认为解聘总经理的理由陈述真实与否不影响董事会决议的效力,只要董事会决议在程序和内容上不违反公司章程和公司法,即认定为有效,故判决撤销原判,驳回原告起诉。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司法审查是否应当对董事会决议罢免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所依据的事实进行审查;如果事实不成立,又是否会影响该董事会决议的效力。

 

[律师分析]

 

本案系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第10号指导性案例,对法律实务有指导性意义。

 

1.法律依据

 

《公司法》第22条第二款对包括董事会决议在内的公司决议瑕疵救济作出专门规定:“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

 

据此,对于董事会决议司法审查的范围是:(1) 决议内容是否符合法律、行政法规;(2)召集程序、表决方式是否符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2)决议内容是否符合公司章程规定。如违反(2)、(3)(2)情形的,股东可提起撤销之诉。

 

本案中,终审法院认为,涉案董事会决议在召集程序和表决方式上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公司章程的规定。从决议内容看,佳动力公司章程规定董事会有权解聘公司总经理,并未规定董事会解聘公司总经理必须要有一定原因,因此,董事会决议内容中“总经理李建军不经董事会同意私自动用公司资金在二级市场炒股,造成巨大损失”的陈述,仅是董事会解聘李建军总经理职务的原因,而解聘李建军总经理职务的决议内容本身并不违反公司章程。

 

综上,法院认为,应当尊重公司自治,无需审查佳动力公司董事会解聘公司总经理所依据的事实是否属实,理由是否成立,从而判决驳回原告诉讼。

 

2.  法理分析

 

我们对《公司法》第22条规定的法理理解如下:现代公司法奉行公司自治原则,要求公司内部法律关系原则上由公司自治机制调整,尽量减少司法权对公司内部事务的干预,在不得不司法介入的情形下,也必须持非常谨慎的态度,充分尊重公司决策机关的商业判断,只要公司的商业决策不损及强制性规定和社会公共利益,一般不应当否定其正当性。公司经营活动是一种复杂的商事活动,法官、律师即便有丰富的办案经验和商业经营知识,很多情况下很难在事后准确推导出当事人过去行为的合理性。另一方面,公司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由决策权力机关、执行机关、监督机关组成,《公司法》推行股东内部救济原则,更有利于当事人及时主张其权利,也防止了当事人滥用诉讼权利。

 

因此,司法审查应当依据法律规定,仅审查公司决议的内容是否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决议的程序是否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而不论其他。

 

3.实务参考

 

在实务中,特别是多方合资经营的情况下,通常会规定某一方有权委派总经理,并规定总经理应由董事会聘任及解聘。在此情况下,如果委派总经理的一方未能在董事会中占据多数席位,则仍担心总经理被其他方根据董事会决议而解聘。

 

根据法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该指导性案例的原则,我们认为,为防范类似情况发生,在公司章程中可以规定,只有在发生公司总经理的行为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有其他违反对公司的忠诚、勤勉义务时,公司董事会才有权解聘,也就是说,公司章程可以对解聘总经理(或公司董事)的理由作出限制,这样,即使某一方在公司董事会占据多数席位,也无权任意解聘总经理,而必须符合公司章程的特别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