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上海 深圳 香港
资本市场 私人股本投资 公司业务 直接投资 银行 发展基础设施和项目融资 商业物业 争议解决 电信,媒体和互联网 知识产权 劳动法 破产和重组

 

 

 

一、 争议的缘起及最新进展

 

2012年4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下称“贸仲”)对外发布了2012年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仲裁规则》(以下简称《2012仲裁规则》)。然而,由于《2012仲裁规则》对2005仲裁规则中的一些规定作了较大改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下称“贸仲上海分会”)、华南分会(下称“贸仲华南分会”)立即发布公告拒绝适用《2012仲裁规则》,贸仲上海分会自行制定了仲裁规则,贸仲华南分会则在短暂继续适用2005仲裁规则后也自行制定了仲裁规则,二者并进而各自对外宣布其为独立仲裁机构。作为回应,贸仲发布公告宣布取消贸仲上海分会和贸仲华南分会继续受理仲裁案件的“授权”,并在上海和深圳两地设立了新的办事机构(即贸仲秘书局上海办公室和贸仲秘书局华南办公室,下称“贸仲上海办公室”和“贸仲华南办公室”)以受理当事人约定由贸仲上海分会和贸仲华南分会管辖的仲裁案件。贸仲与贸仲上海分会及贸仲华南分会的争执由仲裁规则争议迅速演变为仲裁案件管辖权的争夺。

 

贸仲上海分会与贸仲华南分会对于贸仲在上海和深圳两地设立新的办事机构立即发起新的攻势,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上海市分会(上海市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依据《仲裁法》向上海市司法局投诉贸仲上海办公室为非法仲裁机构。上海市司法局在回复中表明贸仲上海分会是依法设立的独立仲裁机构,与其他仲裁机构没有隶属关系,依据当事人达成的仲裁协议受理仲裁案件;上海市司法局并没有直接宣称贸仲上海办公室为非法仲裁机构,而是声明依法设立的仲裁机构名单已经公告。从贸仲上海分会与贸仲华南分会在2013年1月21日联合发布的公告看,贸仲华南分会也采取了类似行动,同样得到了广东省司法厅的支持。

 

而贸仲则于2102年12月31日再次发布公告,继续坚持声称贸仲上海分会、贸仲华南分会是贸仲的派出机构,其自行制定的仲裁规则及仲裁员名册依法无效,并且贸仲已终止对贸仲上海分会及贸仲华南分会继续受理仲裁案件的授权。

 

在这场中国贸易促进委员会系统的“内乱”中,双方你来我往,各执一词,而国务院相关部门虽然早已表示对此事的关注,但目前仍没有任何权威机构对此事做出最终定论。

 

二、 争议对仲裁案件管辖的影响

 

贸仲与贸仲上海分会及贸仲华南分会的仲裁案件管辖权之争直接殃及广大选择贸仲上海分会或贸仲华南分会作为争议解决机构的当事人。由于双方各执一词,导致仲裁案件的申请人无所适从,因为无论向贸仲上海办公室或贸仲华南办公室申请仲裁还是向贸仲上海分会或贸仲华南分会申请仲裁,被申请人均有可能不接受其仲裁管辖。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及《仲裁法》的规定,若仲裁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或者仲裁机构无权仲裁的,仲裁当事人可以向对仲裁裁决有执行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不予执行,或向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如果被申请人利用贸仲与贸仲上海分会及贸仲华南分会的仲裁案件管辖权之争,向相关法院申请不予执行或撤销裁决,其至少可以达到设置程序障碍的目的。据笔者了解,某仲裁申请人向贸仲上海办公室申请仲裁,被申请人遂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上海二中院”)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有效、仲裁协议所确认的仲裁机构为贸仲上海分会,上海二中院在2013年1月向贸仲发出公函,通知其中止对该案件的仲裁。上海二中院何时以及如何作出最终裁决,我们拭目以待。此外,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则已于2012年驳回了一项撤销贸仲华南分会仲裁裁决的申请以及一项确认由贸仲华南分会仲裁的仲裁协议无效的申请。

 

因此,在目前形势下,鉴于沪深两地的司法行政部门均已确认贸仲上海分会和贸仲华南分会为独立仲裁机构,而且两地的法院也倾向于确认贸仲上海分会和贸仲华南分会享有仲裁案件管辖权,因此,对于国内仲裁案件的仲裁申请人,笔者认为向贸仲上海分会或贸仲华南分会申请仲裁将更为合适,至少可以避免仲裁协议被确认无效或者仲裁案件被中止的风险。但是,当事人向异地法院申请执行仲裁裁决时,若被执行人申请不予执行,异地法院将会持何态度,我们尚不得而知。而若在仲裁协议中选择贸仲上海分会或贸仲华南分会作为仲裁机构,却向贸仲上海办公室或贸仲华南办公室申请仲裁,则将面临仲裁程序被中止、仲裁裁决被撤销或不予执行等诸多风险。

 

然而,根据我国《仲裁法》第六十六条及七十三条规定,涉外仲裁委员会可以由中国国际商会组织设立,并且涉外仲裁规则可以由中国国际商会依照相关法律的有关规定制定。虽然贸仲上海分会和贸仲华南分会最初的设立经过了中国国际商会的批准,但其拒绝适用由中国国际商会制定的仲裁规则,而是适用其自行制定的仲裁规则,对于其所作出的仲裁裁决,被执行人很可能以其仲裁程序与仲裁规则不符为由申请不予执行,特别是向境外法院申请执行时,该风险将更加突出。因此,若申请仲裁的案件的双方当事人或一方当事人为境外当事人或者申请仲裁的案件具有其他涉外因素,就目前的法律规定而言,向贸仲上海办公室或贸仲华南办公室申请仲裁或许更为合适,但是仍无法避免仲裁程序被中止、仲裁裁决被撤销或不予执行等风险。

 

显然,只要被申请人有意利用贸仲与贸仲上海分会及贸仲华南分会的仲裁案件管辖权之争,无论仲裁申请人作何选择,均存在一定风险。而另一方面,鉴于该风险的存在,协议当事人在选择仲裁机构时也会慎重对待,回避贸仲上海分会或贸仲华南分会以规避风险。我们强烈呼吁有权机构尽快针对双方的争执做出决定,以给仲裁案件当事人明确预期。这也算是改善投资环境之举吧。